第一作文网 >> 小学生作文 >> 小学生优秀作文 >> 正文

皇帝的新装续写400字

[皇帝的新装续写400字]

  篇一:皇帝的新装续写
  漫长的游行终于结束了,皇帝气急败坏地回到皇宫,所有人都低着头,生怕皇帝降罪在自己的头上,皇帝的新装续写400字。特别是那两个大臣,当时不知是怎么称赞衣服的,现在呢?胆怯地低着头,身体瑟瑟发抖,躲在最后。
  终于,皇帝龙颜大怒,一拍桌子,愤怒地冲着大臣:“你们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连我身上没穿衣服也看不出,这不是更愚蠢吗?……”
  就在皇帝大发雷霆的同时,两个骗子正收拾着骗得的财物,准备溜之大吉呢。只听一个骗子得意洋洋:“哈哈哈,皇帝可真是大笨蛋呀,被骗了还不知道!”另一个骗子随声附和着:“是呀!是呀!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愚蠢。其实,我们的成功还有他们的帮助呢!要不是因为人们的虚荣心、自私心,我们肯定不能成功!”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咚咚咚……”两个骗子赶忙把金丝银线藏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开了门。门外的大臣下达了皇帝的命令:“宣照两位大师进宫!”两个骗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得不去。
  此时的大殿上,皇帝已穿上了衣服,恢复了往日的威严,只等两位“织布大师”的到来。不一会儿,两个骗子到了,他们看见皇帝换上了衣服,故作惊讶地问:“尊敬的陛下,您为什么不穿我们为您织的衣服呢?看您身上这件衣服既笨重又俗气,怎么会适合您……”还没等骗子说完,皇帝就大声呵道:“哼!你们做的衣服?只怕是我这么愚蠢的人无法消受吧?快把你们骗去的钱财交上来!!”两个骗子摆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陛下呀,您说什么?我们并没骗您的钱财呀!我们呕心沥血织出那件举世无双的新装正是为了您!”看来骗子还想继续演下去。
  这回皇帝没有那么糊涂了,叫人把从骗子家中搜出的财物抬上来,说:“这些,你们作何解释?我才不会相信你们了。你们害我在百姓、大臣面前如此出丑,我再也不会放过你们了,拖出去,就地正法!”皇帝一点儿也不给骗子说话的机会,除掉了这两个大坏蛋。
  皇帝来到城楼,面对城楼下的百姓说:“从今往后,我一定认真当好皇帝,不再沉迷于服装,努力治理好国家!”
  
  篇二:皇帝的新装续写
  当皇帝骄傲的游行完毕以后,全城的老百姓们都说:“皇帝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皇帝被骗了,皇帝被骗了。”
  皇帝回到宫殿后龙颜大怒,气得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大声吼到:“你们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本来就没有的衣服,你们却说好看。你们到底对我是忠还是不忠?”个个大臣听后,吓的脸色惨白如纸,都应声跪下,请求皇上饶命。一个大臣突然说:“皇上那两个骗子是否要抓来?”皇上说:“对了,走,随我一同前去。(作文网 )
  皇上哪里知道,人家早已逃走了,只在桌上留了封信:
  亲爱的皇上:
  您好!
  现在的你一定很气愤吧!一定想立刻抓住我们把我们碎尸万断吧!可是现在你已经找不到我们了。你最好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你要知道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错并不在我们。你想想:要不是你爱炫耀,爱漂亮,你会相信我们吗?是你为了穿着而什么也不顾,而不惜把所有的钱花掉,正因为你愚蠢所以被骗。
  你知道吗?当你在做衣服时,百姓在做什么,他们在辛勤的劳动,他们付出汗水只能得到一点点养家糊口的钱,而你什么都没做却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当老百姓们劳累时你在做衣服,当你穿新衣时你知道百姓穿的是什么吗?是粗布麻衣。你对得起你的百姓们吗?
  还有你也不去关心你的军队,你知道他们成什么样子吗?天天吃饱了睡,睡醒了又吃,就这样消磨时间,一个个变的一点精神都没有,若邻国攻打我国时你说会变成什么样?一个兴旺强盛的国家就败在了你的手上!
  您好好想想吧!我们谢谢您的恩典!
  您的御聘织师
  当皇帝看了信后才恍然大悟,立刻去检阅自己的军队,然后去体察民情,重新让这即将衰败的国家兴旺起来。
  皇帝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的一切竟然是太皇太后一手安排的,为的就是要他改变让他觉悟,现在太皇太后一定在偷笑呢!
  
  篇三:《皇帝的新装》续写
  皇帝顶着大肚子硬撑地完成了游行大典。
  回到宫里以后,人们都跟着过来凑热闹。许多人在下面议论纷纷“太搞笑了,竟然没穿衣服……还说什么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我看啊,根本就是被骗……哈哈”
  一阵寒风吹来,皇帝感觉凉飕飕的,就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样,加上子民们的议论。皇帝恼羞成怒,大吼了起来:“你们的议论我都听见了。那你们应该找出证据来来,让我明白。如果你们没有证据向我证明,那么那些私下说我没穿衣服人都一律处死;如果你们找到了证据证明我真的没穿衣服,那重重有赏。”人们都沉默了,因为大家都没有办法证明。
  正当大家都沉默的时候,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位小男孩,他大胆地走到皇帝面前,说:“皇上,我能让您相信我的说话正确。”大家十分惊奇,视线一起集中到这位小男孩的身上。皇帝也感到奇怪,心想“就凭这个小毛孩能证明,真是天大的笑话。”于是,他笑着说:“小朋友,你如果没能使我相信,小命就难保了。”
  小男孩挺着胸膛说:“皇上,请您准备一些泥土给我。再把您身上的这件衣服脱下来交给我,接着把两位裁缝请到大殿上来。待会儿你就明白了。”
  皇帝按照小男孩的话去做,命人取来泥土,把衣服脱下给了小男孩,小男孩把泥土撒在衣服上,并印了一个脚印在上面。对皇帝说:“皇上,如果的确有衣服,那叫裁缝拿起衣服的话,脚印也一定随着衣服起来吧。”
  皇帝听后觉得言之有理,就让裁缝照着做。裁缝听了慌张不已,立马逃走,可是被侍卫抓住了,皇帝立马处死他们,之后在他们屋里的箱子发现了他给这两个骗子做衣服的金丝线原封不动的躺在里面。
  他看小男孩这么聪明,就赏给小男孩黄金一千两,小男孩却说:“我不想要这些钱,只要皇上答应我一件事。”爽快地答应了,“我就是希望皇上以后不再重视外貌了,一心一意地管理国家征事。”皇帝想了想,觉得小男孩的话有道理,点了点头同意了。
  从此以后,他把这个国家管理得很好,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人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人们心中的国王也越来越美丽了……
  
  篇四:皇帝的新装续写
  皇帝的游行结束了,他仍旧穿着子虚乌有的新装走回皇宫。刚才那个小男孩的话一直回响在自己脑中:——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哼,他心想着:什么都没穿难道还需要你来告诉我么?生气归生气,此时的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虽然整个计划都非常完美,但其中暴露出的问题却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他的大脑开始全速运转,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皇帝这时走进了自己的皇宫。他一回头,看到那几位内阁大臣仍然毕恭毕敬的托着不存在的衣服后裾,忽然连他自己都感到可笑起来。“好了好了。”皇帝转过身,把手一摆,“你们几个留下,其他人都给我退下,还有,把那两位‘御聘织师’叫来。”内阁大臣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便都低下头默不作声。
  就在皇宫的最深处,皇帝召开了他的秘密会议。
  皇帝站起身,说道:“首先,我要祝贺在座的各位都通过了考验。不管谁是聪明到看出了我的苦心,还是笨到信以为真,总之我对大家的表现很满意,我这个人向来是只看行动的,其他的我一概不问不管。我要让大家明白的是:既然我能坐现在这个位子,那就说明我比在座的各位都聪明,否则能坐在这里的就是你了。另外,我要公布一下我刚作出的决定。”皇帝说着,拿手一指那两个‘御聘织师‘,继续说道:“这两位现在不是什么织布的,是我刚任命的大臣,一位是宣传大臣,一位是教育大臣。以后你们各位好好共事吧。”
  闻听此言,大臣们都有些吃惊,虽然多数大臣都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低头仔细想想,似乎略有所悟。
  “嘿,可能有些人已经看出来了,事到如今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些话我也不必隐瞒。”皇帝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两位是我找来的,我们花了很久才定下这个计划。是我指派他们每天不停的在织布机上瞎忙,我也故意让某些大臣去视察,我原先还担心会有个把大臣仗义执言,给我的计划惹麻烦,没想到这种人一个都没有。不知道我是该开心呢,还是不开心。当然了,事实结果证明,对大臣们的考验都很成功,诸位在座的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希望将来能为我国出更大的力。”
  此时皇帝顿了顿,眼光扫视了在座的各位。大臣们似乎都噤若寒蝉,个个低着头闭紧嘴,甚至连眼皮都不敢抬起。而那两位新任命的宣传和教育大臣却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高高的仰着头,时不时还拿眼角余光扫视周围的人。
  皇帝继续说道:“但接下来的游行让我很不满意。这也就是我打算任命他们两位做宣传和教育大臣的原因。从今以后,所有国家举办的公共游行,前三排群众必须由宣传大臣指派,游行开始前对所有人都要进行强化训练,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应该喝彩什么时候应该鼓掌都需要预先设定好。所有的费用都可以从国库支取,如果不够的话就征收特别税。另外,不允许群众队伍中夹带儿童,所有儿童都需要组织起来统一管理,当然了,你们可以说这是为了保护青少年儿童。
  ”国家对外的宣传往后都由宣传大臣负责,对于民间的出版物全部需要审查,决不允许老百姓自行印刷刊物,所有现行的印刷设备统统收归皇室所有。还有你,教育大臣,你的任务也很重要。全国所有少年儿童的课本教材都需要你来审定,另外你还需要召集一些文人,把今天的游行记录重新写一遍,然后分发到全国各地。一但分发完毕,关于今天游行的事情往后就永远不要提起。
  “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我们的老百姓是如此的愚笨不堪,如果对他们不加管理的话,很容易被坏人引诱继而导致出格的事情。我希望大家明白一点,老百姓并不关心谁给他作主,他只要吃好穿好赚钱多就可以了,所以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稳定,并在这一前提下让所有老百姓都去做他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让他们成天瞎想是不是应该自己作主。只要我们能维持足够长的时间稳定,国力富强之后,我们就会名留青史,否则的话,成王败寇这句话你们应该听说过。因此,对那些胆敢鼓动老百姓的坏分子,我们要决不手软的予以打击,其实他们才不管老百姓死活,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我们的位子。这点我希望大家非常明白。
  ”至于今天那个说出实话的小孩子,我想这充分表明了我们教育的失败,教育这块阵地如果不被我们占领,就要被敌人占领。教育大臣以后的主要任务就是占领教育战线,特别是文科类,这些搞文科的家伙不仅不能给国家带来任何利益,还就会给我们惹麻烦。理工类就好得多了,但这样一来也有个麻烦事,将来文科生的智力将普遍较低,不过这也无所谓,我们以后只录用理工科的就行了。
  “这里我还有句话要提醒你们,对于我们内部出现的矛盾,全部要内部解决,不能给我们的敌人抓到任何把柄,对于那些实在过分的,就当典型抓一抓。
  我想我今天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大家现在就忘了这件不存在的衣服吧,因为它本来就不存在!
  
  篇五:《皇帝的新装》续写
  四月四日这天,天空终日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不愿出门,一个人在家瞎乱捣腾了半日,终究百无聊赖,也就顺手扯过一本书来坐于榻沿上翻阅,没看上几页,顿觉困意浓浓,竟然胡乱倒在床榻上睡去了。迷迷糊糊中,也不知到得何处景界里去——看不见太阳,也不知到底是白天,还是傍晚,只见四周一片灰蒙蒙的天地相连,此间空无一物,也辨不清方向。正当我不知所措,神色迷惘之时,一转身,却得一座城池映如眼帘。走近前去,只见城门上书:“谎言城”几个大字,但我绞尽脑汁也悟不出这“谎言城”隶属何方何处。寻思着不妨进城去打探一番甚好。
  进得城中,只见此地商业萧条,到处关门闭户,街面上都行人稀少,并且个个面面相觑,不太言语,生怕说错了话掉了脑袋一样。我连问了好几个,他们终究答非所问,也就是说,他们总是扯南盖北、借东道西、指鹿为马地颠倒事实,也就是将知道的装着不知道,不知道的反而会混说一通。搅得我一头雾水,终究不知所云,也只好瞎乱转游了一番,竟然来到了一座深宅大院跟前。但见其匾额上书“安氏宅府”。
  我也不管其里面住的是何方神圣,径直上前去搕他的院门。不多时,到得一仆人前来开了门,并问我何事?我只是说:
  “特意来拜访你家主人。”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确乎早就相识,干脆说他知道我要来拜访似的说:“主人正在书房,请随我来吧。”
  我随他走进院落来。隐隐隐约约,但见这院落里花草树木繁盛:有梅子、李子、桃子,有木樨、芙蓉、杜娟,有菊花、水仙、凤仙等等,也不分春夏秋冬,尽相争采。到了院落的尽头,在几层台阶之上,一座房舍古色古香,然而雾色朦胧,竟分不清高低层次来。上了台阶,进了正堂,但见室内古朴陈旧,并无多少摆设,想必这主人也是一个生活俭朴之人。然后走过正堂,上了一层楼梯,转了一道拐,道得一间房舍,就是书房了。仆人站在门口说:
  “主人就在书房,你请自便吧。”说话他自管走开了。
  书房的门敞开着,里面简直就是书的海洋。其间一位身材高大,面容却有些消瘦的老者正在里面翻阅典故。基于礼数,我还是敲了敲门。他抬起头来打了个照面,并邀我进屋去。我走到他跟前,仔细打量了他的脸:典型的欧洲式鼻梁,目光深邃,一副博学多才的面容,却似乎何曾相识,哦!这不是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先生吗?据我所知,这安先生本是西方王国人士,不知竟何故在此,并还创下了这番天地来。
  我就此于他施了礼,然后说:“安老先生。晚生姓名万青,来自东方社会主义国家。今日无意游历至此,也不知道是何方境界,但有幸得遇先生,万分荣幸。还望先生能帮晚生解答心中疑惑。”
  他邀我对面坐下来,并命仆人端来了咖啡款待,这才说:“万兄弟,有何不解,尽请告知,但能否解答,还请见谅。”
  “安老客气了,我只是初到贵地,先前也曾阅览过不少地理知识,但对这‘谎言城’隶属何国何地却一无所知?”
  他先是打了个抿笑,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这里原属‘新装城’,是‘新装帝国’然而你们东方怎么称呼我不知道,西方却称之为‘鄙赖帝国’的国都。只因后来发生了许多不近人情的事件,这里的老百姓就将它改为‘谎言城’了。”
  可是我还是不十分明了,应该说是还很不明了。也就又问:“那么,安老是何以至此,并还创下了这般基业来的呢?”
  对此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烧了支烟,想了想方才说:“只因在许多年以前,我无意游历至此,又因机缘凑巧,我对这个帝国立下了建国创世之功。再说,我当时在文学方面就约有些建树,这里的皇帝竟然不容我拒绝,硬策封了我一个‘史部大臣’的闲职,并赐于我这么一所宅院。”说话他抬手指了指这房舍,却说:“可是现在一切都已成过去,只是皇帝怜悯,乃留有这房舍而已。”
  “安老身体还是硬朗啊,这又是为了何故?再则这城中之人,怎么说话总是东拉西扯,南辕北辙的颠倒事实来着?”
  “咳!你乍到此地,自然不知道各中原由了。但要说起此话来,那可就长着了。”他因此看了看我兴趣甚隆,也便接下说:“那好吧,请不要打断我的话,我这就给你讲一讲关于这里的这么一段稀奇的故事:”
  我在此并没有去打断他的话,他接着就饱含激情地于我讲述下去。
  “先前,只因我们这里的这位皇帝特别喜好着装打扮,他每天不知道要穿换多少套装束,以至于弄得皇城尽人皆知。后来,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两个骗子,谎称他们纺织的面料能令愚蠢的人和不称职的人看不见。当皇帝得知这一消息后就想:‘倘若我要是穿上用这种面料制作的服装,不就可以轻易地看出在我的帝国里:哪些是愚蠢的人,哪些又是不称职的人了吗?’
  “因此他就立马诏见了两个骗子,命他们尽快纺织这样的面料做出服装来,也因此支付了他们不少的金银珠宝和上等蚕丝,据说这都是为了纺织面料的需要,事实上却全都被两个骗子饱了私囊。但是皇帝终究有些不放心,他心下思忖:‘虽然自己是不用担心看不见这样的面料,但还是先派两个可靠的人去试探试探稳妥些。’
  “他也的确这么干了。他先后派遣他认为最称职的两位老臣去看了看究竟。可怜这两位‘称职’的老臣似乎都命运不济,睁大了双眼也没看出过所以然来,看见的只能是两个骗子在摆弄一台空织布机。他们心想;‘这可太害人了!真不知道是自己愚蠢呢?或是自己不够称职?’
  “当然,两个骗子也看出了他们的矛头,趁机对着空织布机将其子虚乌有的面料着实于他们炫耀了一番。两位老臣也只好随声附和了,而后就到皇帝面前照着要了功了事。因此,两个骗子又讨得了更多的金银珠宝和上等蚕丝。至此,皇帝也决定要穿上这套服装去举行那即将到来的一年一度的游行大典。对此,两个骗子更是装模作样,加班加点。
  “到了游行大典那天,皇帝去了更衣室。然而皇帝的运气并不比之前来的那两位老臣强,他依旧是什么也看不见。他私下揣度:‘这可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啊!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没有资格做皇帝吗?……’皇帝心里正在犯嘀咕,却见得之前来过的两位老臣正对着‘新装’夸夸其谈,其余的众臣也个个赞许。皇帝也就赶忙依着附和,并走到穿衣镜前,任凭两个骗子摆布,还佯装一副鉴赏的样子。
  “到了游行大典上,围观的人群是一片哗然,人们都想检验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但却全都看不见。直至后来,人群中有一个小孩说:‘皇帝实在没有穿什么衣服。’顿时,人群中转而一片隙嘘。但皇帝仍旧趾高气扬,同他的大臣们圆满地举行了这次游行大典。对于这些,你恐怕之前也曾听说过的了?”安先生对此问我说。我点了点头,表示默许。
  “但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你恐怕就不大清楚了?”
  我又点了点头,并说:“在这之后有发生了些什么事来,还望安老详叙。”
  他表示赞同,又命仆人准备了些糕点,并添了饮料,又吩咐说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搅;他这才接着往下讲:——
  “至游行大典之后,皇帝回到宫中,以致恼羞成怒,他立即下令捉拿两个骗子来兴师问罪。但令人费解的是,皇帝至此并不另换什么装束,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在经过了数月的排查之后,有一天,终于将两个骗子捉拿归案了。押至公堂,皇帝一定要亲自审讯,可两个骗子却直呼冤屈。皇帝见着他俩,想起游行大典上所受的毁辱,就火上眉梢。他呵斥道:‘你这两个大胆的奴才,竟敢制造这世人都看不见的服装来欺骗于朕,该当何罪!’说话他却抬手示意撩了撩袖口。
  “对此,两个骗子尽看在眼里;他们镇了镇神色,然后辩解说:‘陛下可曾忘怀,当初我俩纺织面料之前,就已经说明过,凡是愚蠢的人或不称职的人都是看不见这服装的。’
  “皇帝对此点了点头,然后说:‘事虽如此,但如今闹得满城风雨,这可如何使得?’
  “对此两个骗子更加肆无忌惮,接下来他们便大胆进言说:‘陛下大可不必担心,这事实在不该将我俩抓来审讯。要依奴才之见,陛下应该将那些愚蠢至极,既看不见服装,又连一句善意的谎言都不会说的人,通通抓来治罪才是。’
  “‘这可如何使得!全城百姓何其多,通通抓来,牵涉太大,恐怕不便处理吧?’皇帝惊疑道。
  “两个骗子又说:‘既然如此,那不妨就将事端的挑起者,第一个说陛下没穿什么衣服的人,抓来惩治,以儆效尤。陛下认为意下如何?’
  “对此,皇帝同他的陪审团都觉得言之有理,一致同意,并责令两个骗子督办此事。不几日,就将第一个说:‘皇帝实在没有穿什么衣服。’那个孩子捉拿归案。然而,虽然那孩子对其所犯之事供认不讳,但是皇帝翻阅了所有的法典,却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罪证来。一气之下,皇帝脱口而出:‘你犯的就是说真话的罪!’可是到底应该怎么惩治,皇帝却又找不出任何的案例条例。紧要关头,两个骗子建议说:‘陛下。凡犯此重罪者,按理应该斩首示众,但念其年幼无知,并认罪态度良好,又属初犯,不妨酌情处理,就将其发配边疆罢了。’
  “对此,皇帝认为言之有理,便依照办理了。事后,皇帝见两个骗子才华横溢,并在此次惩治流言蜚语中有功,也就留在宫中听用了。不久,一个就担任了律部大臣,一个则候补了刑部的空缺。紧接着,在他俩的督促之下,很快就颁布了一部《谎言法》。其法律中规定:‘从即日起,凡是有在公众场合说真话者,都将处以极刑……’
  “然而,法律颁布不到一日,就有两位大臣看不惯。一个劝谏皇帝另换一套服装,另一个干脆说皇帝没有穿什么衣服,结果都被下令处了死刑。就此,全城搞得人心惶惶,无人敢言语,渐渐的就变成如今这般死气沉沉的地步了。”
  “那么,这与安老离职有无关连呢?”至此我问。
  他说:“其实,在当时我闻讯后也曾向皇帝荐见过好几次,但皇帝始终置之不理,一气之下,我便辞官不干了。只是皇帝念我是老臣,曾经对帝国有过功,虽然辞了官,也乃留有宅院,赐给田产,并还准许我上朝面圣,皇帝的新装续写400字(http://m1.unjs.com)。”
  “哦——”我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他却又说:“就这样,我便在家闲着了,也懒得去理朝事,更懒得出门,终日在家看看闲书,偶尔动动笔墨,消遣时光而已……”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敲门声炸响,仆人在门外叫喊:“老爷。西陲边防长官本•奥德姆将军有急事求见。”
  安先生闻讯赶紧去开了门;但见一位衣衫破烂,一副郎当模样的军官随仆人站在门外。安先生邀他进屋,并命仆人上了咖啡,又取来水与之盥浴,这才问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见我在此,似乎有话却不便说出。安先生又说:“他不算外人,但说无妨。”
  他这才急急的说:“安大人……大事不好了!赶快上朝去面见皇帝吧,西方民主国的大军都已经打到城外来了。”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城里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安先生一脸的愕色。
  “哎!”本•奥徳姆将军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安大人虽身在都中,但早已经是离职在家的人,岂能知晓这朝中内幕——现在的朝政已经被两个骗子把持,弄得是乌烟瘴气。自从西方民主国的大军入侵边塞以来,我不知向朝廷上表过多少回,但朝廷终究是置之不理。我军在既无兵援,又无粮食补给的情况下只能节节败退,损伤惨重,溃不成军。我好不容易才混进城来,本想将其战况上表皇帝,但却不得入宫。对此,我连续拜访了好几位当朝大臣,可他们都没一个愿意见我,好不容易才有一位朝中老臣找到我,偷偷告诉我他说:‘皇帝听信了两个骗子的谗言,说什么西方民主国已派遣汤米•弗兰克斯大使携团前来我帝国朝贡。皇宫这些日正在筹备迎接盛宴呢,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去说出实情,岂不是触犯《谎言法》了吗?对此我想,只有前史部大臣安大人,久闻此人刚正不阿,你不妨去找他看看……’”
  “岂有此理!这群帝国的蛀虫,国家早晚毁在他们手里!……”安先生已是气得暴跳如雷。他将手啪的一声拍在几案上,直身起来,粗声叫来了仆人,换上朝服,就要进宫去。这时我却要求一同前往,对于我此行的目的,莫非是为了看看那愚蠢无知的皇帝以及两个诡异可恶的骗子都是些什么嘴脸。但是他却不情愿,可是我执意要去,他也就无可奈何,只好同意了。
  出了房门,见其天色,大约已是拂晓时分。我们就近雇用了一辆马车,驱车直奔皇宫而去。当我们下得车来时,只见眼前一座巍峨高大的宫殿,其殿门上书“新装宫”几个大字;真是雕琢精良,但却无暇瞻仰,安先生说正是早朝时间,我只得随了他直扑“议政殿”而去。至“议政殿”门前,安先生唤了门子进去回话,然后我俩就在门外等候,没过多时,从里边传来话说:“宣前史部大臣安徒生及东方社会主义人士万青上殿进见。”
  走进殿来,只见诸多大臣垂手待立,正在探讨如何接待西方朝贡使臣的若干建议。皇帝高高坐于大殿之上:其人眼大眉粗,鼻似土丘,嘴宽唇厚,满把的络腮胡子犹如湖滨的芦苇丛,身材魁梧,而赤身裸体,叉着两腿目无羞耻地端坐在大殿之上。他此时正在裁断各路大臣所提议的各项建议。
  突然听得一个声音说:“西方原本富强之国,此次前来向我帝国朝贡实属首例,我国应当以最高的礼仪接待才是。”
  回头看去,恰好是两个骗子站在那里,虽然素昧平生,但我却一眼就能认出是他们来。两人都衣着华贵:一个生得尖嘴猴腮,眉撇眼斜,一副尖酸的模样;一个鹰鼻沟眼,颧骨高突,满脸都透着阴气。
  我俩来至大殿前,参见了皇帝;皇帝便问安大人有何要事上奏?安先生说:“陛下。现在西方民主国的大军都已经攻至城下,你却听信于两个骗子谗言,在宫中大摆筵宴,寻欢着乐,城里城外毫无防备,边关将领多次上表却视而不见,如此下去,国将不国也!”
  皇帝脸上显见怒色,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责叱,一个骗子就近前说:“安大人。您早已经是辞官隐退之人了,今儿何故有空上朝来妖言惑众,干涉政事?”
  “安大人。现今盛世当前,国泰民安,西方虽说富国,但都不得不敬畏我帝国之威严,这才前来朝贡。您如何胡说八道,竟言亡国之危?”另一个骗子也趁热打铁。
  皇帝也就借机说:“安爱卿已是年迈之人,不就在家好好将养,何必道听途说,就上朝搅扰政事……”
  安先生顿时气得浑身颤抖,他将手直指跟前那两个骗子,嘴唇嚅动,却说不上话来。
  在此情形之下,我索性问:“陛下。你朝可曾颁布过一部《谎言法》?”
  他点了点头。我接下说:“此法实在欠妥,它不仅影响到帝国人民的安居乐业,还影响到朝廷施政兴邦之政策。只因当初两个骗子为陛下假设了一套新装,事情终究败露,无法圆场,而设下的开脱之法也,于国于民毫无益处,陛下何故颁布实施?……”
  我话未说完,一个骗子就抢先道:“陛下。此君首先就犯下一条说真话之重罪!而且实属明知故犯,理当推出去斩首才能服众!”
  “是吗?难道不是因为有了这部法典,你们就将混乱说之为安定,就将侵略说之为朝贡不是吗?”我对此反唇相讥。
  两个骗子霎时无言可对。对此,皇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毫无责罚之意,反倒对我说什么念我是外国东方人士,就不予追究等语。我原本就看不惯那赤裸裸的脚色,致使更是气愤,也就忿忿地说:“皇帝!哼!你虽贵为皇帝,但却不听良言,宠信两个骗子在朝胡搅蛮缠,实属无知也;你所辖之下,一片混乱,民不聊生,实属无能也;你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坐于公堂,竟悠然自得,实属无耻也。然,你这类无知、无能、无耻之徒统领朝政岂有不亡之理乎?”
  一席话说得皇帝顿时七窍生烟,再加之两个骗子从旁煽风点火,再加之我是随了安先生一道而来,竟一并株连了安先生,皇帝下令将我俩一同拿下,捆将下来。此时,安先生已经镇定自若,他高声怒叱:“你这个无耻昏君,国家早晚被你毁于一旦!……”
  皇帝已是气急败坏,咆哮如雷,他喝令将我俩立马拖出城外斩首示众。两个骗子自告奋勇,担当了这一勾当。想必:一来是职责所在,二来是乐于此道的罢了。
  当我俩被押出宫殿来,但见两旁的大臣个个垂首而立,无一个敢站出来只言片语的。我俩来至大街上,只见这时候的街头巷尾到是多了不少的人来,并且个个相互窃窃私语,脸上还流露出一副副喜色,似乎是在恭候这“谎言国”的早日灭亡,西方式民主的早日到来。两个骗子也知道,如今这城外是出不得的了,他们干脆找了个借口,将我俩押上城楼上去,并且下令立即设立了一个斩台。一路上,安先生还在诅咒那无知的皇帝和两个可恶的骗子不得善终!
  当我们高高地站在城楼上时,闻得城外喊杀声一片,只见西方民主国的大军已是人山人海、刀枪如林,竟将整个城池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城内、城上士兵稀少,皇宫还沉浸在一片欢迎西方民主国大使前来朝贡的喜悦中,并就此在忙碌,在张罗,在等候——想想真是可笑之至。
  正当我还在为此番景象暗自好笑时,突见一束灰曚曚的阳光当空照射下来。刀斧手已经从旁待立。骗子远远的喝令:“时辰已到,斩!”并随手丢出令牌。就在令牌着地之时,随着一声巨响。这一声巨响,也不知是西方民主国的大军攻破了城池,还是世乱分子袭击了国王十字车站。也不知是西方民主国的大军轰炸了“新装宫”,还是恐怖分子撞击了世贸大厦?——反正,这一声巨响竟将我从睡梦中惊醒。睁开蒙胧双眼,但见夕阳的余辉穿过了厚厚的云层从窗台上斜射进来;自己横躺在床榻上,一手压于胸脯,一手横于旁边,其手边还有一部展开的书著,扉页上书篇名曰——《皇帝的新装》。我起了身来,环顾一下四周,原来那一声巨响却是一只捣蛋的老鼠打翻了米盆,将里面仅有的一把米散了一地。
  
  篇六:皇帝的新装续写
  话说那皇帝在典礼官的陪同下仓皇逃回皇宫之后,大发雷霆,下令要捕捉那两个骗子,可是搜遍了京城也不见他们的踪影,原来人家早趁着游行大典之际逃之夭夭啦!
  一天中午,皇帝在出丑之后便有些郁郁寡欢,正在午休,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让他的内侍叫来了第一个去看布料的“诚实的老大臣”。
  “我叫你来是想问你,你真的看见布料了吗?”皇帝问。
  “这个……臣当时确实未曾见到布料……”老大臣低下头,不敢直视皇帝。
  “你好大的胆子啊!如果不是你,我也就不会光着身子去游行了!”皇帝拍案而起,怒视着老大臣。
  “臣知罪,可臣当时确实以为那布料存在,只是臣看不见而已呀!”老大臣连忙辩解道,心里敲着小鼓:“这皇帝还不知道怎么处置我呢!老天啊,我做错了什么啊!”
  谁知,皇帝又坐了下来,袖子一拂说道:“算了吧,算了吧,谁又知道那是个骗局啊!全城上下不还都和你一样!连我在内,我完全在游行之前揭穿这个骗局的,可我竟然也没相信自己的眼睛!哎,人啊……”
  于是他让老大臣走了。
  可他心里却平静不下来,他在思考着,造成这场闹剧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骗子吗?他摇摇头,难道是自己的昏庸所致?这回他不得不点头了。想想以前的那些日子,每一点钟换一套衣服是不是过分了点儿呢?也难怪有骗子趁虚而入!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这也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啊!全城上下、宫里宫外竟全说谎话,难道没有一个忠实于我?想到这他不敢往下想了,但不想吧,又不行,这时他忽然又一个激灵!传那个说实话的小男孩!
  小男孩由父亲领着来了,他的父亲害怕极了,心想:“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皇帝肯定会杀了自己儿子的!”他硬着头皮领着儿子来到了宫里。
  “你在那天说了实话!”皇帝笑着说。
  “嗯,”小男孩答道。
  “为什么别人都不敢说实话,而你竟敢呢?”
  “您确实没有穿衣服啊!”小男孩抬起头,望着皇帝。父亲赶忙拉了他一把,接过来说道:“陛下,不要听他胡言乱语,小孩子不懂事,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皇帝忽然觉得心里什么东西动了动,是啊,童言无忌!小孩子是最真诚的!大人的世界里少了一份真诚与天真啊!
  “噢,明白了!”
  他叫那父子回去了,并且大大地赏赐了他们。同时在这位曾经昏庸过的皇帝心里也种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叫真诚!
  从此他的国家在他的治理下越来越繁荣,他的子民们也都过上了好日子。
  
  篇七:皇帝的新装续写
  话说这游行大典结束后,皇帝很懊悔,心想:我怎么会如此的愚蠢?会去相信那两个骗子!于是他急忙披上一件衣服后,让仆人宣两个骗子来。
  两个骗子已经知道皇帝识破了他们的奸计,于是就说:“亲爱的陛下,我们的确没有骗您,如果您认为我们骗了您的话,那我们愿意弥补我们的果实,再为您织一件新衣。”皇帝听了以后立刻转怒为喜,说:“好吧,但是如果你们再骗我的话,我一定饶不了你们!”两个骗子听了又高兴的说:“亲爱的陛下,我们所做的衣服都有奇特的地方,这次我们将为您织一件透明的衣服,这衣服只有您和不忠于您的人能看到。”皇帝高兴极了:“那真是太棒了,我要你们俩在两天只内把新衣服完成,这样朕就能尽快把那些不忠于我的人全部杀了。”
  这次,皇帝派哪个大臣去看看新衣服做的怎么样了,哪个大臣都不敢去了,因为凡是说出实话的人都是要被杀头的呀!
  两天后,两个骗子拿着新衣出来了,这衣服真是美丽得无法比喻:艳丽的色彩,新奇的团,上面还镶嵌着珍珠和宝石。多有的大臣都被这美丽的衣服惊呆了,可是谁都没有说出来。他们在按地里嘲笑这愚蠢的皇帝,竟然还会被骗第二次。皇帝故意问:“各位爱卿,你们看朕的新衣服漂亮吗?”大臣们只好说:“亲爱的陛下,您什么也没有穿呀!”皇帝满意极了,他打算再举行一次游行大典,看看他的百姓们是否对他忠心。
  游行大典在第二天举行,皇帝穿着这美丽无双的衣服在大街上走着,可谁也没敢说出真话。“爸爸,你看呀!皇帝的新装多漂亮啊!”小孩大声惊呼。小孩的爸爸急忙捂住小孩的嘴。
  哎~幸好皇帝没听到这句话,要不,小孩的小命可就难保喽!
  
  篇八:皇帝的新装续写
  话说皇帝赤裸裸地回宫后,大发雷霆,下令捉拿那两个胆大包天的骗子。
  两个骗子被五花大绑地拖入正殿,跪在了皇帝面前。皇帝见了这两个骗子,更加火冒三丈,恶狠狠地问:“你们知罪吗?”两个骗子故作姿态,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问:“陛下,我们何罪之有啊?”皇帝便命身边的大臣宣读了骗子的三大罪:一捉弄皇帝二欺骗皇帝和群臣三骗取金银财宝。“这三大罪就足以灭你们的九族!”皇帝边说边把左手搭着龙椅靠着下巴,右手的食指在龙椅上不住地敲着。
  两个骗子灵机一动,连声说着:“冤枉,冤枉!”皇帝这时也莫名其妙:“你们这两个愚蠢的骗子在临终前还有什么屁没放?”两个骗子见机会来了,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陛下啊,我们并没欺骗您,也没有捉弄您。您的那些‘诚实’的大臣欺骗了您,不证明了他们不称职吗?明明是谎言,他们却相信,不证明了他们很愚蠢吗?”皇帝被驳的哑口无言,刚想说话,却又把气咽了下去。“您再想想看,那些愚蠢又不称职的大臣您不治他们的罪,我们为您达到了目的,您反而听信谗言,要治我们的罪,这怎么说的过去呢?再说,那些金银珠宝只不过是我们的酬劳,怎么能说是骗取呢?我们何罪之有?”
  在一旁的大臣们听了两个骗子的话,全都气的脸铁青。却想那皇帝还真觉得他们说的有理,将矛头全都指向了大臣,怒气冲冲地喊:“朕不要你们这些废物,快摘下你们的乌纱帽!”几位大臣正想反驳,却被两个骗子占了先:“陛下,这朝廷怎么能少了大臣呢?这样吧,我们还有几个兄弟,机智过人,文武双全,个个都是奇才,如果陛下能任用他们,必然国泰民安!”大臣们被摘了乌纱帽,再听到这席话,怒发冲冠。那糊涂皇帝听了骗子的话,却满心欢喜,连声说:“好好好!”于是,各种咒骂从大臣的嘴里涌出来奔向两个骗子。
  “文过饰非的两个混蛋!”
  “颠倒是非的混球!”
  “可恶的骗子!”
  ……
  大臣们的怒气还没吐露一半,就被大殿的士兵们连拽带拖地拉了出去。大臣的咒骂声掩盖了两个骗子的嘲笑声。从此,骗子世家就这么荒唐地进入了皇宫,享尽荣华富贵。更可悟的是,那两个骗子嘴角还总是挂着一丝冷笑呢!
  
  篇九:皇帝的新装续写
  游行完毕后皇帝气冲冲的带着文武百官班师回朝。回到皇宫后皇帝让侍卫将两个裁缝带上大殿侍卫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却在织布机上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道:你这个愚蠢的皇帝世界上哪有那种神奇的衣服不过谢谢你的金银财宝。哈!哈!哈!……
  侍卫赶紧将字条呈交皇上皇上看完后大发雷霆:“给我把那两个骗子捉来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断。大臣们立即派人捉拿两个骗子追了三天三夜后侍卫们终于在一家酒店捉到了两个骗子随后就将二人抓了回去。皇帝立即将二人正法从此改过自新成为了一个好皇帝。
  
  篇十:皇帝的新装续写
  自从皇帝一丝不挂、被一个小孩子高声指出之后皇帝浑身上下早已冻得起满了鸡皮疙瘩他非常气愤。他知道:这件事一定不能传扬出去自己光着屁股已丢尽了脸面但是身为一国之君不能有失王者的尊严否则他就无法去管理一个国家了。
  至于以后我该怎么办呢?有了于是皇帝便挺起胖胖的的大肚子若无其事、大摇大摆地起驾回宫了。
  国人们非常奇怪的是以后很长的时间里皇帝并没有重重地惩罚这两个骗子像人们所想的那样在大庭广众这下杀了他们而是日日山珍海味更加厚意地招待着他们。
  寒冷的冬天到来了大雪落满了整个城市的每条街道透明的冰棱压弯了粗大的树干呼啸的大风吹刮着整片的田野。正是这个时候皇帝在宫中招见这两名骗子。
  “噢我亲爱的爵士们还好吗?”皇帝笑逐颜开地说道
  “谢陛下关照我们很好。”他们同声回答着。
  “你们给我做了一件如此美丽的服装让我过了一个满意的夏天为了奖励你们我决定……”
  “陛下是做了两件。”其中一个骗子小声地提醒着
  “嗯两件更好正好一人一件吧”皇帝自言自语着。突然他想做梦才醒过来一样笑着说:“为嘉奖你们的功劳我决定自今天起任命你们为我的巡视官每天在城市的街道上巡视一次并穿上你们为我制造的外衣”
  “不!不!那是陛下你的专用品小人们穿不得”。两位骗子急中生智
  “最近有些市民不服从管理而且有很多骗子只要穿上我的外衣他们就不敢说你们是骗子了”皇帝关心地说道
  “好吧现在你们就穿上我的外衣行使你们的职权吧”!
  “陛下!陛下!”他们哀求着
  在皇帝的亲自监督下两位分别骗子穿上了美丽的“外衣”跟着身着暖衣的皇帝走出了宫殿。
  “我准备了一个盛大的就职仪式你们不会不参加吧”皇帝关心地询问
  “不会!不会!”两个骗子异口同声。
  就职仪式上不到十分钟两个光着身子的骗子早已冻得鼻涕拉遢两手抱着胸口、跺着蹦着、哼哼叽叽哀叫着。
  “这两件衣服还暖和吧?”
  “暖……和暖……暖……和”两个骗子哆哆嗦回答着。
  从此以后在这个城市出现在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全城的市民每天早晚两次都可以看到:在一条条大街小巷上两个光着身子、裸体的男人不停地飞奔着。
  “看!这就是皇帝的新衣服吧!”那个说破真相的小孩子望着从眼前飞奔而过的两个骗子笑着说道
  
  篇十一:皇帝的新装续写
  上回说到,皇帝为了不让百姓们耻笑,他顶着寒风,光着身子走完了游行。回到皇宫之后,皇帝龙颜大怒,马上叫大臣去把那两个“御聘裁缝”请来,可惜早就人去楼空了。皇帝便立即派人追捕,这一追就是三年,却仍不见那两个骗子的踪影,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再回过头来看看皇帝吧!他在这三年里可没闲着,仍旧整天呆在他那间更衣室里忙碌着。有一天,有一群自称是来自26世纪的著名设计师来到了皇宫,他们说能做出独一无二、精美绝伦的衣服来。这一下可把皇帝美坏了,但他从上次的事件中吸取了很大的教训,先让他们去做一身衣服出来,做好了拿来给他看看再说。于是第二天,那一群人就拿着一件衣服来见皇帝了。因为他们来自26世纪,所以面料当然不是普通的面料了,他们选用的是一种叫“光生织”的面料,这种面料质地透明,颜色是画上去的,而且一擦就掉,可以想变就变。皇帝大笑起来,他做梦都想有一件可以变化的衣服,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他乐得都找不着北了。从此以后,人们一提起皇帝,肯定就会联想起图画室来,因为他不用换衣服了,召集所有画家帮他“画”衣服就可以了。这下可忙坏了那些画家,他们整日都得有创新的图案,精美的设计,稍有不慎,准会皮开肉绽。皇帝太喜欢这件“万能”衣服了,因此每时每刻都穿在身上,因为他长时间不脱下来,那件衣服“长”在了他的身上,想脱也脱不下来了!
  
  篇十二:《皇帝的新装》续写
  皇上回去之后,知道自己已经被那两个骗子给骗了,大发雷霆,于是下令去捕捉那两个骗子,可是那两个骗子已经趁他游行的时候逃之夭夭了,于是皇帝下了全城通缉令。只要捉到者,赏银10000两!
  皇帝在休息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拍自己的侍卫去叫那位“诚实的大臣”(他是很有权利的大臣)叫了过来。
  皇帝问他:“你昨日在那台织布机上看到衣服了吗?必须说实话”大臣说:“这······臣也······没有看到”皇帝又说:“你看到了这些,为什么不告诉朕,你要是告诉我,我至于不穿衣服就去游行吗”皇帝勃然大怒,马上派人把大臣押到了大牢里。
  在这座城市的旁边,还有着另一座城市,那里听说这里最有权势的人被关进了大牢。于是带大军冲了过来,皇帝看到兵临城下,被吓得心惊胆颤。忽然灵机一现,马上派人把大臣放了出来,让他戴罪立功,亲自带兵打仗,简直是打得他们像猫追老鼠一样——老鼠乱蹿。
  打完这一仗以后,大臣给皇上道了歉,皇上说道:“其实我也错了,不应该只顾穿着,不去管国家大事,不关心国家社稷。”
  从这以后,皇帝不在只顾穿着,而是去关心国家大事,去体擦民情。从今往后,这个国家变得美好起来。
  
  篇十三:皇帝的新装续写
  皇帝在游行大典上光着身子到处走听到的全是百姓们真实的声音他越来越不自信了但碍于面子皇帝还是强忍着坚持把游行大典举行完毕。
  回到宫中皇帝不停地打喷嚏——他感冒了。皇帝气得眼睛发青大声嚷道:“快给我把那两个织工斩了!”那两位大臣马上接口说:“陛下请先消消气。事到如今有些事不能再瞒您了。其实那天我们什么也没看见。我们说布料怎么怎么好看那全是谎言请陛下恕罪!”说完便跪下了。
  听了他们的话皇帝感到很惭愧:“平身吧!这也不能怪你们我自己什么也没看见还说了谎。我……阿嚏不该这么爱新装现在我还……阿嚏被他们害得感冒了唉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从此皇帝再也不喜欢新装了而是听取了大臣们的意见好好治理着国家。现在每当人们问起:“皇帝在哪儿呢?”人们总是回答:“在书房里批阅奏折呢!”

【上一页】 【下一页】 【更多作文】
  • 上一篇作文:
  • 下一篇作文:
  • 皇帝的新装续写400字相关作文
    ·平凡的爱作文
    ·什么是一种智慧作文
    ·让心灵在中憩息作文
    ·孝在我心中作文
    ·那一刻,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辉作文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作文800字
    ·大自然的启示作文1000字
    ·乘着梦想的翅膀飞翔作文
    移动版 | PC版 |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站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渝ICP备07002091号-1